亡果视频污

  

郑克塽被陈近南扶住,刚想破口大骂。却觉得全身开始疼了起来,先从脚开始,然后是肚子,最后到头。晃了两下再也站不住,摔在地上不住的打滚,口中开始不断的嚎叫哀求。

天地会众人看见他的样子又是骇然,又是解气。陈近南忙上前一步拱手道:“何姑娘,还是饶过他吧,陈近南多谢你了。”

何惕守却没理他,歪着脑袋调皮的问道:“风呆呆你说呢?”

风萧萧微微一笑道:“师姐先让他站起来,能说话吧。”

何惕守娇横了他一眼,向陈近南抛去一颗药丸道:“喂他吃下去吧。”

陈近南忙弯腰,伸手定住还再打滚的郑克塽,把药喂了下去。不一会儿郑克塽就站了起来。只不过一身锦袍上满是泥巴尘土,原本英俊的脸色也都沾满了口水鼻涕。他畏缩的看了何惕守一眼,终于不敢开口说话了。

风萧萧向陈近南行了一礼,又转圈向天地会群豪行礼道:“事已至此,我便不能再担任天地会客卿一职,有负所托,惭愧之至。”

陈近南急忙上前叫道:“风少侠……”话没说完就被风萧萧打断道:“陈总舵主,这郑克塽先辱骂我恩师在前,饶他性命之后,更是仗势挑衅,此事决不能善了。他虽为延平王府的二公子,可我师叔也是大明长平公主殿下,哪里轮得到他来和我论身份。”

天地会众人闻听此言后大哗,议论纷纷。

阿九上前朗声说道:“不错,延平王府虽是忠良之后,但这个二公子太不成器了,一路行来,我观他所作所为,真是有辱门风。”

风萧萧急忙行礼道:“师叔!”

何惕守也大吃一惊,叫道:“美公主,怎么你也在这?”

天地会群豪面面相觑。纷纷看向阿九,只觉此人虽作尼姑打扮,但清丽高雅,斯文慈和,眼神扫过众人,自有一番威严从众人心底油然而生,不敢和她对视。一时作声不得,慢慢都看向陈近南。

陈近南这时排众上前,行大礼道:“属下不知长平公主殿下銮驾莅临,有失远迎,万望公主殿下赎罪。”

天地会群雄忙跟着上前大礼参拜。

阿九摇摇头,说道:“都起来吧,亡国之人,哪里还敢妄称公主。”待众人起身后又说道:“陈总舵主,你一心为复我大明,劳苦奔波。我也常有所耳闻,真是感激不尽。”

陈近南忙行礼道:“不敢!这是属下分内之事。”

阿九又道:“小宝这孩子,帮了我大忙,我无以为报,便收了他做徒弟,后来才知他先拜了你为师,这里却是得罪了。”

陈近南道:“小宝能拜公主殿下为师,也是他的福气,属下只有欢喜之意。”

阿九点点头道:“陈总舵主,萧儿,你们俩随我进来,我有话要说。”

两人连忙应是,跟随她进屋,群豪则在外等候。

进屋后阿九坐下道:“陈总舵主,那八部四十二章经,我已经得到了七本,几乎全部是小宝找到的,说着掏出了已拼好大半的羊皮纸。”

陈近南也是惊喜不已,难怪公主要收小宝为徒,原来立下如此大功。

阿九道:“我今天已暴露身份,不能再中原久呆了,这羊皮地图就交给陈总舵主了。”

陈近南踌躇道:“这……”

风萧萧笑道:“师叔既然信任总舵主,你就不要推辞了。”

陈近南忙起身行礼,双手接过羊皮地图,道:“公主殿下请放心,属下一定不负所托。”

阿九笑道:“萧儿和小宝都对陈总舵主敬佩不已,我也相信你。天地会的筹划,萧儿已和我说过,不知道进行的怎么样了。”

风萧萧接口道:“今日刚从小宝那里得到消息,皇帝派他做赐婚使,送建宁公主去云南和吴应熊完婚。要是此行能收集到吴三桂造反的证据,逼他造反……”

两人都悚然动容,同时欢喜道:“大事可成矣!”

陈近南想了一会儿道:“可是朝中手握重兵的将领只有一位是天地会中人,会不会有点单薄?”

风萧萧低头盘算片刻,说道:“无妨,鞑子皇帝现在还没有把握和吴三桂翻脸,所以才送建宁去和亲。我们只要有证据在手,随时都可以逼他造反,我们还有充足的时间谋划。在中原很多地方,都有不少反清义士落草。我们趁着这段时间,晓以大义,把各地义士收在麾下,必然实力大增。”

陈近南拍手叫好,阿九也频频点头。

风萧萧又道:“如今情况我已不能明着和天地会来往,不如让我去保护天地会那位手握重兵的将领,以免发生不测,功亏一篑。”

陈近南叹了一口气道:“风少侠,那可真是委屈你了。”

风萧萧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已斩杀冯锡范,断掉了郑克塽的臂膀。而师姐也已给他下了毒,每月我都会派人给他解药,他再翻不起大浪。总舵主少了这些掣肘,只要行事小心,大事定然可成。”

陈近南道:“可是二公子他……”

风萧萧挥手打断道:“这是我师门和他的恩怨,不管什么麻烦,都由我师门一力扛起。”

阿九这时开口道:“萧儿,你去把惕守叫来。”

陈近南忙行礼道:“公主殿下,属下先行出去了。”阿九点点头。

风萧萧去找到何惕守,发现她正在笑眯眯的恐吓郑克塽,他也开口笑道:“郑公子,师姐的解药我会派人每月给你送一次。你如果再得罪陈总舵主,我立刻就回远在海外的师门,保证你一辈子也找不到我,你也不想这样疼一辈子吧?”

郑克塽已经被何惕守吓得魂飞魄散,听得风萧萧之言,忙连连点头道:“都听过你的,什么都听你的。”

风萧萧笑道:“是听总舵主的。”说罢不再理他,转头对何惕守道:“师姐,阿九师叔正再找你,我们一起去吧。”

这时雪儿和双儿跑了过来,两人向何惕守行礼道:“师傅!”

何惕守打量了一下两人,娇笑道:“原来是雪儿和双儿,三少奶还好吧,你俩怎么在这里?”

雪儿答道:“托师傅的福,三少奶奶他很好,萧大哥和韦相公杀了鳌拜,三少奶奶就将我和双儿送给了两位恩公。”

何惕守点点头道:“你们一起和我去见美公主。”

一行四人来到了阿九房里,何惕守笑眯眯的说道:“美公主,好久不见了,老头子正在找你呢。”

阿九听到此话,俏脸红了一下,说道:“我今天暴露了身份,在中原不好待下去了,就和你一块去找……找他……他们吧。”

何惕守见她死要面子,便还想继续打趣她,风萧萧这时咳了一声道:“阿九师叔,阿珂也和你一块去吗?”

阿九摇摇头道:“她还年少,受不得寂寞,叫她跟着你吧,免得又被人欺骗。”

风萧萧苦笑着摸了摸耳垂道:“她一个姑娘家,跟着我不大方便吧。”

阿九横了他一眼道:“我还是比较放心你的,要是交给小宝,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。再说她也无处可去,难道让她一个人在江湖上飘吗?”风萧萧只好答应下来。

阿九又分别叫来韦小宝和阿珂两人,嘱咐了一下。便要起身与何惕守走了。

阿珂却是伤心的大哭起来,韦小宝也是眼眶红红的。但阿九毫不回头,与何惕守飘然而去。

风萧萧手里拿着阿九还给他的金蛇剑,另一手捏着何惕守给的几本小册子,默默望着他们远去。直到再也看不见她们,才对韦小宝,雪儿,双儿阿珂四人说道:“你们跟我进屋。”

进屋坐定后风萧萧说道:“小宝,我不能再呆在天地会了,总舵主给我安排了一个去处,你可以向他打听我的行踪。”又转向双儿递给她两本小册子,道:“你好好保护小宝,这时师姐留给你的一套拳法,一套剑法,你要好生练习。”双儿接过册子点点头。

风萧萧道:“阿珂,师叔既然叫你跟着我,我就会把你当妹子看待,你以后就叫我风大哥就行了。”

韦小宝急道:“风大哥,不如叫阿珂跟着我吧,我会好好待她的。”

风萧萧笑眯眯的说道:“等我们下次见面,如果阿珂同意,我就让她跟着你。”转向阿珂说道:“阿珂,你自己拿主意,没人能逼你。”

阿珂轻“嗯”了一声点点头。韦小宝却有些丧气的垂着头,不再说话了。

风萧萧道:“好了就这样吧,小雪儿、阿珂你俩和我去找总舵主。双儿你就陪着小宝,好好照顾他。”说完出门去找陈近南。

陈近南正在大厅和天地会群雄说话,看见风萧萧三人走了进来,忙起身行礼道:“风少侠!”

青木堂众人也是起身行礼,神情都有些激动。风萧萧转着圈回礼道:“诸位,前段时间多亏诸位鼎力相助,风萧萧感激不尽,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大伙自有再见面的时候。”

众人忙还礼,有激动有愤慨,深觉得对不起他。却都没说话,显然是得了陈近南的吩咐。

陈近南道:“诸位兄弟,这里闹了这么大动静,已经不适合再待下去,我们赶紧换地方,以便被鞑子盯上。”

众人齐声应是,然后分批快手版黄色软件散去。风萧萧则带着两女跟陈近南一起直奔广东。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